首页 > 学术活动 > 高层论坛

欧盟与西巴尔干峰会:双方关系“新阶段”还是另一场政治游戏

发布时间:2020-05-12 09:14 来源:澎湃新闻 【打印】

  5月6日,欧盟与六个西巴尔干国家领导人召开视频峰会,将注意力重新聚焦巴尔干地区,欲塑造“后疫情时代”的欧盟-巴尔干关系。为表示“诚意”,欧盟一口气拿出了33亿欧元,称将用于帮助西巴尔干国家应对疫情。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盟支持我们的西巴尔干伙伴抗击新冠肺炎,对此我们将负起特别的责任。”此外,西巴尔干六国还会获得一笔数十亿欧元的中期投资计划,促进经济发展,推动现代化。

  今年3月份,欧盟曾决定开启北马其顿、阿尔巴尼亚的入盟谈判,但为了顾及法国等对欧盟扩大颇有顾虑的成员国,本次的峰会宣言中并没有明文提及。

  欧盟方面称,峰会的目标是在巴尔干地区“重申对欧洲前景的明确支持”。不过,多家欧洲媒体评论认为,欧盟领导人们希望巴尔干国家发出清晰的信号,告诉布鲁塞尔:我们选择“向西看”,和欧盟站在一起。

  参加视频峰会的6位巴尔干地区领导人分别来自塞尔维亚、科索沃、黑山、阿尔巴尼亚、波黑和北马其顿。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等欧盟高级官员也参加了会议。

  峰会过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对欧盟援助表达了谢意。而即将成为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的克罗地亚则向欧盟确认了巴尔干国家对自身的定位。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称,“这些国家都被欧盟环绕着。看看地图就会发现,除了欧洲,它们没有别处可去。”

  疫情刺激欧盟拉拢西巴尔干国家

  德国《世界报》称,这次峰会是欧盟与西巴尔干六国近年来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因为欧盟不仅承诺拨款抗疫,还为西巴尔干国家的入盟前景注入了信心。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博雷利的特别顾问娜塔莉·托齐在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撰文评论,称“眼下是欧盟(争取巴尔干)的良机,不可错过。”

  她认为,新冠肺炎危机重画了世界地缘政治版图。全球化并没有终结,但会冲击就业市场、缩短供应链。在“后新冠时代”的经济复苏中,各个地区会更多地“向内看”,或加强与邻近地区的联系。在这样一个更加“区域化”的世界中,西巴尔干只会与欧盟站在一起,进而最终成为欧盟的一部分。

  对于这位欧盟外交的“局内人”来说,在巴尔干问题上,新冠危机让欧盟“睡醒了”。去年9月,法德之间的分歧使欧盟没能就支持西巴尔干国家入盟达成共识,但现在终于“重回正轨”。

  5月6日的会议前,欧盟已经同意开启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的入盟谈判。在峰会上,欧委会承诺出资33亿欧元,帮助西巴尔干国家抗击疫情。此外,这些西巴尔干国家还将有权参与欧盟主导的科研和发展计划,布鲁塞尔希望以此营造西巴尔干是欧洲大家庭一员的气氛。

  欧盟急于宣示与巴尔干的关系进入了“新阶段”。美联社6日评论称,峰会宣布欧盟与巴尔干地区国家在疫情问题上进入“紧密合作的新阶段”,而此前欧盟被认为在疫情期间对巴尔干国家的援助行动缓慢。

  西巴尔干国家走向现实主义

  今年3月,中国和俄罗斯曾向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派遣医疗专家组或运送医疗用品,帮助它们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而欧盟被认为对疫情最初反应缓慢,特别是没能对有需要的成员国和周边国家及时施以援手。

  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曾公开感谢中国人民对塞尔维亚的帮助。而波斯尼亚三方轮值主席国的塞族成员米洛拉德·多迪克上个月则赞扬了俄罗斯,并批评布鲁塞尔在疫情初期限制向非欧盟成员国出口医疗援助物资。

  欧盟希望强有力地回应对它的指责。路透社6日的报道说得十分直白:欧盟方面认为,欧盟日前宣布向上述国家提供约33亿欧元的紧急金融支持。

  欧盟官员在此次峰会上显得十分高调,却难以掩盖欧盟多年来忽视西巴尔干地区的事实。但这些国家现在受到了布鲁塞尔的关注。

  去年11月,刚刚走马上任的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警告称,如果欧盟(在巴尔干地区)无所作为,那么其他国家会乘虚而入。欧洲媒体普遍认为,新一届欧盟领导班子是以地缘政治的眼光来看待和理解巴尔干事务。

  与此相应,不少巴尔干国家也倾向于从国家利益角度审视和考量与欧盟的关系。塞尔维亚是最大的非欧盟巴尔干国家,正在就加入欧盟进行谈判。它被视为该地区的关键国家,欧盟希望借助它的影响力稳定巴尔干地区。

  尽管峰会后,塞总统武契奇口头上表达了对欧盟的谢意,但他上周六(5月2日)曾表示,他对欧盟领导人也有自己的要求:“我们要求提供更多的赠款、更少的贷款。”

  事实上,塞尔维亚政府和民众逐渐开始以更加现实主义的态度看待入盟前景。虽然布鲁塞尔曾在2018年表示,塞尔维亚可能会在2025年加入欧盟,但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个“承诺”。

  就算欧盟已经明确了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将开启入盟谈判,两国的入盟前景依旧充满不确定性。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大卫·麦卡利斯特就表示,“入欧谈判不是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

  对于这一点,一些巴尔干国家的民众正在褪去早前对“欧盟理想”的热情和向往。来自塞尔维亚第二大城市诺维萨德的梅丽卡是一名民宿房东,疫情前时常接待欧盟游客。她对澎湃新闻坦言确实憧憬西欧的生活方式和教育机会,但漫漫无期的入盟进程和欧盟不时对塞国内政的指点都消耗了人们的热情。

  “谁都知道他们(欧盟)没有把我们当成‘自己人’,总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来示好。这样的话,(塞尔维亚的)政客们跟布鲁塞尔玩‘政治游戏’也没啥好奇怪的。”她说。